【方舟子有什么学术成就】驳方舟子《“学术打假第一人”杨玉圣又造假》

更新时间:2020-12-03 来源:基本常识 点击:

【www.huxinfoam.com--基本常识】

  本页是最新发布的《驳方舟子《“学术打假第一人”杨玉圣又造假》》的详细范文参考文章,感觉很有用处,重新编辑了一下发到。


关于首发《罗志田同志不宜评上四川大学“文科杰出教授”的八大理由》一文的基本事实

         ——驳网络流氓方舟子《“学术打假第一人”杨玉圣又造假侵犯他人著作权》
                            时间:2008年6月21日作者:杨玉圣 来源:学术批评网


说实在的,本人实在是万般不情愿再与舟子博士发生口水战的。因为与这样的网络流氓打交道多了,也就自觉不自觉地沾些舟子式的泼皮气,甚至在语言上也难免受到“弱智”“造假成瘾”之类的污染而口臭。然而,“惹不起但躲得起”的生活常识,一旦面对舟子和他的“信誉死”(刘兵教授语)基地新语丝,似乎就不怎么灵验了。而且,往往是“怕什么偏偏来什么”。比如,据外地的一位老教授在今天上午09:04:16的电子信件中告知:“刚在新雨[语]丝上看到方舟子批你的一篇文章。其所言不知是真是假,如是假,你应该立即反驳。我认为在目前的非常时期,你要特别注意,不要被沈张抓辫子。如果是咱们的不对,就立即表示歉意,也显得我们的大度。不知你以为如何?”于是,我按图索骥,查找方某的大作。这篇发布于新语丝(2008年6月19日)的署名“方舟子”的《“学术打假第一人”杨玉圣又造假侵犯他人著作权》,果然再次造谣生非,例行其无端污蔑之能事。为此,我不得不打破不与“狗”争咬的信念,范文TOP100暂略作如下澄清。

据舟子博士称:“今天接到一名网友来函,告知新语丝6月18日登的李实《罗志田先生不宜评上文科杰出教授》一文,也在学术批评网上以‘李施文’的名义发了,内容基本一致,并批评说‘同样的内容,不同的署名,分别发在不同的网站,似乎不太好’。我赶紧去核实,才发现这位网友冤枉了李实了,原来杨玉圣又故伎重演侵犯他人著作权,偷新语丝的文章,改作者署名”。
      
我要在此正告这位网络泼皮的是:学术批评网2008年6月18日首发的署名“李施文”的《罗志田同志不宜评上四川大学“文科杰出教授”的八大理由》,系作者该日下午的投稿(信箱显示的时间为:2008-06-18 17:12:25)。作者在来信中说:
      玉圣先生,您好:
      沈张夫妇诉李杨二先生侵权案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既已立案,既已开庭,既都不愿庭下和解,就应判决。沈张既然感到无胜利把握,决定撤诉。就应偃旗息鼓,好好反省;怎么又另外起诉,再次挑起讼战呢?真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一对讼棍,无聊至极。衷心祝愿你们胜诉!
      今发来此文稿,请支持挂出为感。并请为作者保密。拜托!
       
我不知道该文是否同时投寄新语丝。

在一般情况下,为了慎重起见,凡是涉及非人文社会科学的批评类稿件,学术批评网一般是不予发布的,因为本人对于理科、工科、医科等非人文社会科学类投稿缺乏审查和判断能力,这是由于自己30年前读高中时的那点可怜的理科课程知识早就还给老师了。如果没有足够的判断力而发布文章,是很容易造成“冤假错案”的,这也就是学术批评网创办八年来极少发布此类文稿的原因(江苏有位大学老师连续给本网投稿,反映一工科类学术不端问题,但一直未能刊布),在此我不能不承认“隔行如隔山”的铁律。何况,还有舟子博士和他的著名的新语丝一直在隔着太平洋严阵以待,举凡内地的理、工、医各科乃至文科,他老人家都是一律“包打天下”的。就是因为六年多以前《中国青年报》的一位记者在本是专访我的文章中又好心地访问了来京搞首发式的方博士(那时候舟子还没有和新华社的记者结亲)而在该文的开头称本人是什么“中国学术打假第一人”,结果惹得舟子恼羞成怒,于是“舟子很恼火,后果很严重”,于是也就埋下了之后“逢杨必咬”的导火线。

正是因为有了舟子这样的“全能冠军”和他的“包打”中国学术界之天下的新语丝,同时也是为了避免惹得舟子进一步不高兴,所以每逢有比较重要的学术批评投稿(尤其是我不认识的网友投稿),为了避免和舟子及其新语丝(其实是一回事儿)撞车,我往往是在收到来稿后先给作者回复,一则确认收到来稿;再则确认其是否专投学术批评网(若是专投学术批评网,作者则须承诺不再投寄方舟子和他的新语丝,以免一网两发,而且还惹得舟子发脾气);三则请作者告知其联络方式,同时与作者协商,万一因其文章引发诉讼(如木珠前院长夫妇这样的系列诉讼案)能否愿意承担责任而当被告(我本人当然愿意奉陪当第二被告,这也是吸取了因为两年多前发布木珠前院长夫妇的同事金许成的批评文章而本人反倒成为第一被告的教训)。思想汇报专题只有在作者履行上述三项义务后,本网才首发其批评文章。

对于李施文的文章,我没有采取上述步骤,这是因为我相信该文的作者署名虽然不是真实的姓名,但作者系罗志田(厚立)教授当年在川大工作时的同事,其所述事实应该是属实的;而且,我当年研究生毕业于北大历史学系(1988年),那里有不少的师友常常传达一些近五年来一直是在母校母系任专任教授的罗志田先生的消息,于是在收到来稿后即在第一时间发布,希望能为罗教授提个醒。可是,舟子这位美国生物信息博士还自以为是地说什么本人“给这篇文章写上写作日期‘2008年6月18日’,又声称‘学术批评网首发 2008年6月18日’,还要‘(感谢李施文先生惠寄)’,好像李施文当天急急忙忙写完了就寄给他,他又急急忙忙在当天就登出了,效率不可谓不高。那个‘写作日期’显然是杨玉圣从新语丝的发表日期推出来的,根本不是真正的写作日期:我在好几天前就已收到了这篇稿,只不过这几天版面都被与地震有关的文章给占了,所以一直拖到18日才登出。范文写作至于那个‘学术批评网首发 2008年6月18日’当然也是捏造的,他只能是在19日从新语丝拿了去做了改动再登出的。他倒填发表日期,还让人以为是新语丝偷了他的呢!”等等,这不是信口雌黄,又是什么?这不是无稽之谈,又是什么!舟子是长期办新语丝网站的(而且主要是靠这个网站淘银子),自然应该知道网站发布文章后的日期是自动生成的。文末的“学术批评网(www.acriticism.com)首发  2008年6月18日”是本人按本网体例做的,但在文章标题之后显示的“时间:2008年6月18日 作者:李施文(四川大学历史学院) 来源:学术批评网”字样,却完全是网站自动生成的!舟子说“至于那个‘学术批评网首发 2008年6月18日’当然也是捏造的,他只能是在19日从新语丝拿了去做了改动再登出的。他倒填发表日期,还让人以为是新语丝偷了他的呢!”这不是连网络的常识也不顾而胡说八道吗?

最滑稽、也最荒唐不过的是:这位隔着太平洋专事所谓“打(中国学术)假”的假洋鬼子,居然还煞有其事地声称:“原来这一次也是因为杨玉圣与罗志田有仇。在2002年12月,罗志田曾经批评过有人盗用其名义给《社会科学报》等杨玉圣把持的报刊投稿……因此罗志田当时的批评正触着了杨玉圣的痛处。最全面的范文参考写作网站罗志田还曾经发表过《走火入魔的“学术打假”》,对杨玉圣的同党、北京师范大学历史系教授黄安年‘极尽挖苦讽刺之能事’。为此,学术批评网在2003年4月30日登出一篇攻击罗志田的长篇文章《走火入魔的“罗志田”和人鬼共舞的“罗厚立”》,署名‘罗中立’,那也是一个‘假的真名字’。有了这段历史恩怨,杨玉圣一见新语丝网站登了批评罗志田的文章,怎能不当成宝贝,非偷了去不可呢?”在这里,方舟子再次展现了他的网络流氓的泼皮本性,即无中生有、信口雌黄,其逻辑是再典型不过的“文革”斗争哲学,那就是:凡是他舟子反对的,就是杨某赞成的;凡是他舟子的朋友,就是杨某的敌人!于是,可爱的舟子就从本人与罗教授所谓的“历史恩怨”来梦游式地得出其“科学”结论:“杨玉圣一见新语丝网站登了批评罗志田的文章,怎能不当成宝贝,非偷了去不可呢?”

既然舟子一再拿罗志田(厚立)教授说事儿,这里也就顺便多罗嗦几句。虽说我和罗教授大概十几年前(记得当时他还在川大如鱼得水)就有通讯往来,但迄今仅和罗教授在北大的《胡适全集》首发式及学术研讨会上有一面之缘(而且没有打招呼)。不过,如同舟子得意地发现过的,我和罗教授确实有过笔墨官司(针对罗教授似乎是批评本人而专为其大学老同学、川大副教授罗二虎抄袭问题辩护的文章,我曾在《中华读书报》发表过一篇专门与罗教授商榷的评论,但罗教授大人大量,没有理会我的商榷。只是后来罗教授调转枪口,围绕着中美建交文件中的“承认”还是“意识到”的问题,与我尊重的忘年交黄安年教授杀了不止一个来回。虽说当年在四川师大作助教时罗教授也搞过抗战时期的中美关系,但当代中美关系研究似乎不是他的强项,因此在和美国史权威黄安年教授的较量中,罗教授也没有占到什么便宜)。

我不是搞中国近现代史的,但我知道(史学界几乎尽人皆知)罗教授留美归国以来频频在《中国社会科学》《历史研究》大量发表中国近现代史论文,涉及1840-1949年的中国思想史、外交史、内政史、人物等各领域,而且几乎每篇都是长篇大论。无论是在内地、港台澳还是美国、日本或欧洲、澳洲,以我这个中国近现代史领域的外行来说,至少最近二十年来似乎还从来没有第二个人像罗志田先生这样能够在《中国社会科学》《历史研究》发表过数量如此之多、涉猎领域如此之广、“通吃”整个中国近现代史的专业论文。这简直是一个“史界奇迹”!(罗教授之被北大历史学系从西南的四川大学“挖”来,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个“奇迹”?据说罗教授是北大目前仍健在的最为德高望重的季羡林老亲自书面向北大校方推荐的“最后一个人才”,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上述“奇迹”感动了季老爷子?)

不管怎么样,在发布李施文的文章时,如上所述,我确实没有向其核实其“是否专投学术批评网(若是专投学术批评网,作者则承诺不再投寄方舟子和他的学术批评网,以免一网两发,而且还惹得舟子发脾气)”。由此也就出现涉及罗志田先生没有条件当四川大学的“文科杰出教授”这同一个狭小的主题的文章,被同一天(2008年6月18日)发布于学术批评网和新语丝(我现在能确切告知读者的是:学术批评网是在收到投稿的第一时间发布的,故其上网时间是在6月18日17:30左右)。虽然同一篇文章几乎同时发布在两个不同网站(而且是两个冤家)是事实,但这只能是投稿者同时投稿而造成的一个误会。因此,网络泼皮舟子之所谓“这位网友冤枉了李实了,原来杨玉圣又故伎重演侵犯他人著作权,偷新语丝的文章,改作者署名”,完全是自以为是、信口雌黄!

我要再一次提醒可怜的舟子:就向像两年前在《北京科技报》污蔑我和邓正来教授为学术腐败辩护是信口雌黄一样(鉴于许多网友不明真相,只得把反驳舟子造谣生非的拙文再发布一次),这一次你这位网络流氓又栽了!栽就在栽在舟子这位当年据说是“福建文科[语文?]状元”的网络流氓的泼皮行径——“逢杨必咬”!(据说舟子自诩后来不幸误学了理科,后来在密执安的一个州立大学拿了一个什么生物信息学的博士,又据说一连做过两个博士后,据说还有过N个专利,但莫名其妙地一直被人戏称为“无单位、无工作、无职称”之“三无人员”——其实也不全是——据新语丝报道说舟子是出了“马加爵事件”的云南大学的“客座教授”,否则他就是“鲁迅第二”!其实,如果连舟子这样的泼皮加流氓加诬赖都能成为“鲁迅第二”的话,我实在是想像不出还有什么奇耻大辱更能让“中华民族的脊梁”鲁迅先生更感到忍无可忍、出离愤怒的了!)

最近六年多以来,舟子和他的网站对本人以及学术批评网一直是不依不饶、深恶痛绝、咬牙切齿、死缠烂打。当然,舟子对本人和学术批评网所以恨之入骨,也不是没有缘由的:除了上述他对所谓“中国学术打假第一人”的说法耿耿于怀外,还因为我曾在担任“特约主持人”的《社会科学论坛》上推荐发表过北京大学刘华杰教授揭露方舟子贼喊捉贼、公然抄袭剽窃的学术批评文章。所以,舟子一有机会,即必欲将本人置之死地而后快。于是,新语丝不仅成为造谣污蔑的策源地,而且还成为批斗批臭本人的大本营。

除了“借刀杀人”外,舟子也不时以形形色色的假名字兴风作浪。尤其是自去年11月份南京的某大学的法学院院长木珠夫妇在南京恶意起诉学术批评网以来,舟子和木珠夫妇及其跟班(刘正副教授等)狼狈为奸、相互勾结、相互利用,除了相互之间打情骂俏、肉麻吹捧外,还企图一举联手绞杀本人和学术批评网。有的网友劝舟子用别的办法搞垮我,但他不识抬举,信誓旦旦、丧心病狂地非要为木珠夫妇主张公道不可。于是,新语丝接连发表了将近30篇造谣生事的文章,不仅企图为木珠夫妇的丑闻遮丑鸣不平,而且还在新语丝上掀起了新一伦的倒杨高潮。可惜,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舟子再聪明,最后还是被木主夫妇玩弄于鼓掌之上!当然,舟子是硬汉子,尽管被老年女人和他的丈夫玩了,但还是“鸭子死了嘴硬”!于是,又站出来为罗志田先生叫屈鸣冤。当然,要是罗教授愿意舟子和他站在同一战壕里,同志加兄弟,那也未必不是妙得很的新鲜事儿!

无论怎样,我对于罗志田(厚立)教授这样一位享誉海内外的著名中国近现代史专家是有自己的判断的:第一,罗教授不是木珠前院长夫妇那样的把“名誉权”官司当饭吃的教授。第二,罗教授是否真心实意地和舟子攀亲沾故,也说不准。第三,哪怕学术批评网发布了罗教授在川大的老同事对他的批评文章,估计罗教授到法院起诉我侵犯他的名誉权的可能性也微乎其微。第四,即使罗教授步木珠前院长夫妇之后尘,再次发起一轮“名誉权”官司的热潮,我也一点儿不埋怨罗教授:因为他是北大的教授,北大位于海淀,估计他会就近在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起诉(但要是舍近求远跑到遥远的成都起诉,麻烦就大了),而我的户口就在海淀。在家门口打起官司来,至少可以免除奔波之苦。这也未必是很糟糕的事儿。不过,这是后话,而且跟舟子无关。


  《驳方舟子《“学术打假第一人”杨玉圣又造假》》是篇好范文参考,讲的是关于教授、批评、学术、文章、新语、罗志、作者、发布等方面的内容,希望大家能有所收获。

本文来源:http://www.huxinfoam.com/falvchangshi/95113/

推荐内容

为您推荐